《审度【老子道德经】之全译 》 ---46
发布日期:2021-09-12 18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96

第三卷修内篇

A   第四十六章

      天下有道,却走马以粪。天下无道,戎马生于郊。祸莫大于不满足,咎莫大于欲得。故满足之足,常足矣。

B    当代汉语

     天地之间,道生万物,社会大道就是以民生为基础,纷扰群争就是无道。祸端,最先于不清新停留,舛讹走进在主不都雅意断。因而清新事情何时停留,就是坦然一世了。

C 各家注解

1河上公注:人主有道。兵甲不必,却走马以治农田也。治身者却阳精,以粪其身也。

2王弼注:天下有道,满足知止,无求於表,各修其内而已,故却走马以治田粪也。贪欲无厌,不修其内,各求於表,故戎马生於郊也。

3杜光庭注:天,贤人之御宇也。身斧扆而南面,前巫后史,卜筮瞽侑列於旁边,无为而守至正也。三公在朝,三老在学,百辟奉职,修文德以怀远,敷道化而育人。使俗洽和平,家兴虚心,来琛赆於四塞,息征戌於三边,倒载干戈,息牛归马,然后笑耕耨,粪田畴,多稼如云,余粮栖亩。苟或违此,则仇敌交侵,戎马载驰,甲兵复用。

4王安石注:非无安居也,吾无足心也。非无足财也,吾无足心也。

5吕吉甫注:天下有道,民之智能已於耕食之间,而盗争销於无欲之际,而其物化已脱矣,故曰却走马以粪。天下无道,见可欲以为造兵之本,虽有封疆之界,不及定也,故曰戎马生於郊。然则罪之所由生者,何耶?可欲而已矣,故曰罪莫大於可欲。

6苏辙注:天下各安其分,则不争而自治,故却走马而粪田。以其可欲者示人,固有罪矣,而不及其足者,其祸又甚。所欲必得者,其咎最大。匹夫有一於身,患必及之。侯王而为是,则戎马之所自首也。

7时雍注:以道莅天下者,常使民愚昧无欲,故人各安其所而不争,粪其田畴而已。及其下衰世,无以兴乎道,则见可欲而不满足,於是有欲得之心,乃首夺攘矫虔,冯陵疆土,而戎马生於郊也。

8邵若愚注:古之兵即农也,农即兵也,有事则征,无事则耕。天下有道,民各安业,却退也走马,兵士以粪田畴,修治农事。天下无亡也道,兵戎之马滋生於郊,离王城三十里为近郊,六十里为远郊。亡道之由。罪莫大於纵心可欲,祸莫大於食心不知止足,咎莫大於专一欲得。

9王夫之注:祸发于方寸,福隐于无名。一机之动如蚁穿,而万杀之争如河决。故有道者,不为福先,而天下无祸。岂强窒之哉?明于阴阳之亢害,而笑游于大同之圃,安能以己之已知,犯物之必害者乎?

10林虞斋注:以善走之马却以粪田,即不贵可贵之货之意。戎马生于郊,言争战也。搏斗之事,皆自欲心而首,欲心既萌,何时而足?

D本注

1本篇为修内篇之二,阐明无与有,欲与祸的基本道理。人性之寝陋,莫过于修养的高矮,高者循道不颇,矮者为欲所获。因而得道,常言无吾,无道,常言有理。

2以天下设喻,非讲于兵也,若以天下来解,则误入正途。王道之可用,民多知止,则天下宁靖,马或放于南山,或以走粪,物尽其用;王道已废,民多躁动,纷首于草木之间,马不得不必于兵,无奈之为。

3祸首,而有私欲,无私欲则无祸,无有乃社会之道。有私欲生,必有祸出;私欲不得,故有咎出。欲乱于世,先乱于心,欲乱其国,咎从旁出,皆私欲所为,故有满足与不满足之论。

4幼我修为,无与有也。有思维文化,则镇日走不离辎重,日居月出,则有化于无,无生于有。礼,道之荣,愚之首;有礼则明形制而知止,傲慢则私欲纵横,咎言掩其私,祸乱首于此也。